区美adc影院

新的任令很快就下来了,白云文直接接手特战团,江崇武是政委,都升级了,乔峰反倒降职成了参谋,不过就属他最开心,如果把他们兄弟三人比如成刘关张的话,那他就是猛张飞,只要兄弟能在一起,别说降职了,就算调去烧锅炉,他都肯干。

虽然二狗之前因为被怀疑成杀人犯抓走了,但是在齐国亮的运作下,中医戒烟馆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反而越来越火爆了。

一家店只有二十名中医显然不够用了,已经催凌冽再开十家分店,凌冽道“齐老哥,这十家店已经够火爆的了,再开十家会不会惹人眼红,招来麻烦?”

齐国亮咧嘴道“老弟啊,这你就想错了,以你现在的身份,别说再开十家了,就算再开一百家,也没人有胆子敢来找麻烦啊,就算有,也只是一些不认识你这尊大神的小鱼小虾!”

之前传出凌冽打了向家老爷子,还被整个省城黑色势力追杀的时候,齐国亮可是吓了个半死,可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峰回路转了。

现在的凌冽跟向家的关系缓和了许多,白家回归省城,又听说他医好了康家的大小姐,现在他等于背后站着乔家,白家跟康家三尊庞然大物,完可以在省城横着走了。

如果他再知道凌冽跟向家现在的关系,估计非是吓晕了不可。

凌冽想想也是,现在他风云一时无两,的确是做大的好时机,点点头道“老哥,这事儿你就安排吧,至于培训中医的事情,完可以找几个熟练的老中医帮忙。”

“老弟啊,你这中医戒烟的手法可是赚钱的好宝贝啊,你就不怕外传了出去,断了自己的财路?”齐国亮道。

凌冽笑了笑,道“老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钱对我来说,够用就行了,我的本意是展中医,至于我戒烟的手法,我还巴不得人人都会呢,这样人人都可以戒烟,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唉,老弟啊,今天我才算是看清楚了你,这么多赚钱的门路,不贪,这么深厚的背景,不骄,你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啊!”齐国亮惊叹道。

“老哥,人活一世,吃饱穿暖,心情愉快就足够了,如果说有大志向的话,我没有那么高尚的品德,想着造福人类,我只是有一些野心,做一些能让后人记住我的事情而已。”凌冽不羁的笑道。

早安与晚安暧昧

“老弟你说的对,吃饱穿暖,心情愉快就够了,这些我老齐都有了,从今以后我就跟你一起混了,干一些流芳百世的事情,让后人铭记的事情,哈哈哈……”齐国亮大笑道。

“老哥,麻烦你帮我选一个地方,我打算开一家医馆!”

现在中医戒烟已经让很多人接受了,凌冽上街已经听到有人开始在谈论中医,他觉得该是他真正施展自己医术的时候了,这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他不光要做光州的神医,他现在还要做省城的神医,甚至以后做国,乃至世界的神医!

他要所有人都相信中医,认同中医,看中医,看的起中医!

中医崛起,需要有人打前锋的话,那他凌冽愿意这第一个!

小院之中,秃顶老人跟灰老人面对而坐,面前的棋盘已经乱了。

秃顶老人苦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啊,我们都被向老摆了一道!”

“最可恶的还是那个臭小子,如果不是他,绝不会坏了大事,应该尽早除掉他!”灰老人一脸杀机道。

秃顶老人摇头道“向老既然都已经话了,我们再参合进去就不太合适了,我估计那几个小家伙比我们还要苦恼,就让他们去闹腾吧!”

天擎帮刘向天一脸的阴沉,道“他的命还是真是大啊!”

关御河笑道“不要生气,现在应该有人比我们更加的生气才对,李辉,可是一张好牌啊,现在竟然就这样废掉了,损失最大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奢华的房间这种,窦万重差一点儿把桌子都抽了,怒道“血影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坏我们的好事,现在就连李辉都暴露了,一败涂地!”

霍青玄喃喃道“不是猛龙不过江啊!”

“什么不是猛龙不过江,你赶紧想想办法啊,我看那小子早晚成大患,如果不尽早除掉的话,等他站稳脚跟,想再对付他就麻烦了。”窦万重阴沉道。

“难道你没有现他已经站稳了脚跟吗?”

霍青玄摇头道“白家回归,他跟向家的矛盾缓解,还有一个康木孜,我们已经不能随便的揉捏他了。”

“难道就这么算了?”窦万重不甘心道。

霍青玄笑了笑道“不急,不急,这盘棋才刚刚开始,他也只不过是从一个棋子变成了一个能与我们博弈的棋手,胜负未分!”

康家,康木曦笑嘻嘻道“我就说吧,凌冽哥哥一定会没事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康木孜问道。

康木曦指指自己的小脑袋道“我用脑子想的嘛。”

“鬼丫头,你在讽刺我没有脑子吗?”康木孜怒道。

“可是人家的脑子确实比你灵光嘛。”康木曦吐着舌头道。

“那你再猜猜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康木孜问道。

康木曦不屑道“那还用猜吗?向爷爷都话了,那群老家伙一定不敢乱蹦达,只能怂恿小辈去争,小孩子打架嘛,就算打疼了,老一辈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而凌冽哥哥现在是士气如虹,那几个小辈也不是傻瓜,暂时会避开凌冽哥哥的锋芒,也就是说他目前是不会再有什么事的。”

“哼,胎毛都没有褪完,还一口一个小辈!”康木孜敲了一下康木曦的疼。

康木曦大怒,张牙舞爪道“你敢打我,再打我,我就让我男朋友揍你!”

如果前面几个人听到康木曦这番话之后,一定会胆战心惊,可能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只有十八岁,几乎从未涉世的小丫头片子竟然将他们的心思摸的清清楚楚。

这种分析能力跟洞察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昏暗的房间之中,血红花跪在地上,一个身都笼罩在血色长袍之中的怪人伸出森白干枯的手爪轻轻抚摸着血红花的头。

血红花的身躯立即一阵颤抖,眼中透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恐惧。

“红花,我一直都将你视为我最得意的弟子,你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可是这一次我却很失望。”怪人口中出刺耳干涩的声音,分不清年纪跟性别。

“师傅,弟子有错,愿意接受惩罚!”血红花的声音很不平静道。